财经信息

中东地缘风险退散 美油收盘重挫逾5%

美国WTI 7月原油期货电子盘价格周四(5月23日)收盘下跌3.23美元,跌幅5.26%,报58.19美元/桶。油价周四重挫逾5%,原因是贸易紧张局势抑制了需求前景,导致美油和布油势将创六个月来最大的日、周线跌幅。

与此同时,ICE布伦特7月原油期货电子盘价格收盘下跌2.97美元,跌幅4.19%,报68.02美元/桶。

(上图为美国WTI 7月原油期货价格日内分时图,图上时间为美国东部时间;图片来源:汇通财经)

(上图为美国WTI 7月原油期货价格最近一年的日线蜡烛图,图上时间为美国东部时间;图片来源:汇通财经)

经济数据疲软利空油价

IHS Markit的数据显示,本月美国制造业活动增速为2009年9月以来的最低水平。与此同时,隔夜公布的数据显示,日本5月份制造业活动陷入收缩。欧盟和德国的制造业活动也低于预期。

经济预测公司Oxford Economics周四警告称,疲软的原油需求似乎正从发达国家蔓延至发展中经济体。

该公司表示,一个特别令人意外的是,中国3月份需求疲软,柴油需求是一个重大拖累。我们目前预计今年的石油需求将增长4%,但这是在假定2019年剩余时间石油需求将显著加速增长的情况下做出的。

中东地缘局势缓和令油价失去上涨最大依仗

上周,在美国政府加强对伊朗石油出口的制裁后,中东紧张局势加剧,导致油价飙升。然而,有迹象表明,白宫正试图阻止该地区局势进一步升级。

Kilduff 表示,国际局势争端全面打压了油价。除了中东的地缘政治紧张局势之外,油价受到其他利空消息的冲击。

Tradition Energy副总裁Gene McGillian表示,我们再次看到贸易问题忧虑对需求的影响,随着贸易担忧令需求前景黯淡,建立了多头头寸的基金和基金经理正在退出。

政治网站Politico周四报道称,民主党参议员Dianne Feinstein几周前与伊朗外长扎里夫在与美国国务院协商安排的晚宴上会面。

此前,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周与瑞士总统举行了会晤,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也与阿曼通了电话。这两个国家都是美国和伊朗之间的中间人,引发外界猜测白宫正试图安排谈判。蓬佩奥周四表示,总统已经明确表示,在适当的时候进行谈判是非常重要的。

此外,蓬佩奥表示,美国政府已采取措施防止油价飙升,同时美国试图将伊朗的原油出口降至零。

不过,OPEC成员国和主要产油国上周末暗示,他们可能会在2019年全年控制产量,尽管特朗普呼吁他们提高产量,削减燃料成本。

美国原油库存上周增加470万桶,汽油库存增加370万桶,因炼厂活动减少,亦令油价承压。

注:本文有删减、修改